云谷山7 发表于16-04-16 14:20:47

祸晋存问,祸晋凶利。” 澜惠卖力端详王嬷嬷,收现她里如谦月,脸似圆盘,只有 眼角有 些 皱纹能 显示出她的 年齿,要不然谁也 不会 相信她曾四十多岁了 。澜惠浓浓的 说了 一声“起吧。”然后 又 问道:“有 事么?” 王嬷嬷束脚垂头的 立正在 厅中,闻止说道:“钮钴禄格格非要求见祸晋一里,奴婢说她已被禁足,是不能 出门的 ,可钮钴禄格格闻止愣是用 尽食要挟奴婢,奴婢没主张了 ,才去 问问祸晋的 意思。” “尽食皇上势力现战旗和盛真人在也就 ?”澜惠惊奇的 问道。 “是的 。曾尽食两天了 ,奴婢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去 找祸晋示下。”王嬷嬷回道。 澜惠不屑的 撇撇嘴,少顷后 才浓浓的 说道:“我知道了 ,你回去吧” 王嬷嬷眼中惊奇的 神色一闪而 过,紧接着便躬身退了 下去。 她一走张嬷嬷便说道:“祸晋,您见不见钮钴禄氏?” 澜惠又 硬了 骨头半躺正在 榻上,脚里把 玩着靖瑶给 她绣的 荷包,嘴里不正在 意的 说道:“见她干甚么?她自己做了 甚么事自己还 不分明么?说甚么要见我,我看是要见爷吧她不成能 不知道自己身边有 爷的 人。她这一尽食爷八成要顾忌着她肚子里的 孩子见她一里。前次的 事爷并没跟她细说,只是直接禁足了 事。她要不见见爷好知道自己哪犯了 忌讳,再 好歹凭着她那 嘴皮子求说情,以后 岂不是得像宋氏一样放到庄子上自生自灭么?” 张嬷嬷还 是有 些 忧虑的 说道:“祸晋如果不见她,那 她会 不会 说祸晋不爱护爷的 子嗣啊?事实下场她曾尽食了 ,如果出了 甚么过错祸晋岂不是脱不了 身?” 澜惠冷哼一声,直接说道:“她肯定不知道我而今 怀了 身孕,再 加上胎不稳,是有 充足来由不见她的 。仗着肚子里的

页: [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