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月带走的 发表于15-11-13 05:35:56

  龚祖春自小有一个武侠梦,志在闯荡四方,浪迹江湖。谁知现实太过条条框框,是一个法治社 会。岂料容谁打打杀杀,除暴安良。迫于无奈之举,只能把一身侠肝义胆默默的潜在心底。随着日积月累,看得武侠小说家里都快堆积如山了。终有一天,那梦想如决堤的潮水一般,一发不可收拾。以使自己在酒醉之中做出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傻事来。   那天,下班无事,龚祖春便约了几个情趣相投的朋友。到城里找了一家饭店,大喝特喝起来。常言道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,几个家伙可谓彻底放纵自我,你一言,我一语的劝让着喝着杯中酒。只见在酒桌上倒了一瓶又一瓶,服务员是送一次又一次,老板心中自是乐开了花。完毕后,一算帐竟有八百元之多。龚祖春讲究的就是江湖道义,慷慨大方。别人都心念着往后躲,龚祖春却勇猛的往前闯。摇摇晃晃的走到柜台前,潇洒的掏出钱包,往柜台一甩。满口酒气的言道“不用找了!”老板看过钱包,细数有一千元之多。顿时生了昧下之意,但碍于众目睽睽。只能很惋惜的扣下饭钱,又递了回来。龚祖春很不耐烦的放了一句“怎么这么多事!”随后接过钱包,手又是有范的一挥,喊道“哥几个,走!。”说着,几个醉鬼踉跄着出了饭店。   几经话别后,龚祖春晃晃悠悠骑着电车往家赶。在路上,也不知摔了多少回,正如打不死的小强一般,顽强又执着,到村头已经是皮青脸肿。正巧的是,村里有名的羊官儿老刘头,此时放完羊正驱着一群羊往村中赶。而迎面走来的是如花似玉的姑娘崔芳。当崔芳拨着羊群往前走时,醉醺醺的龚祖春花了眼,把羊群看成了一帮矮挫的色匪,正在拉拉扯扯的对她非礼。嫉恶如仇的龚祖春,岂能容的这等龌蹉之事,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。于是,电车向地上一扔,两脚赫然生风的站立在那里。大声呵斥道“放了那个姑娘,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竟然如此的胆大妄为!”这时,驱着羊群的老刘头,闻声往后一看。“哎呀!这不是王柱家的那个有病的儿子吗?这又是抽那门子风呢?”龚祖春不由的想着。然后没好气的答道“给谁说话嘞!这般目无尊长!”龚祖春厉声道“说的就是你,你这个匪头!”原来,龚祖春把刘头看成了这帮“色匪”的头头了。老刘头一听,气得差点吐血。怒气道“你这娃娃,不喊大爷就算了,还这般的侮辱我,简直无法无天了!”说着,就握紧手中的鞭子,朝着龚祖春就掴了去。只听见啪的一声,就抽在了龚祖春的身上,疼得他吱哇乱叫了起来。此时此刻,自以为英雄救美的龚祖春,真是被激怒到了极点。瞬间可谓把武侠小说里,所学来的招式,都统统施展了一个遍。什么降龙十八掌,九阴真经,浑圆神功,甚者小时侯动漫里所看到的天马流星拳也搬了出来。那老刘头不是练过金光罩,铁布衫,那经得起这般的摧残。早已在路边的沟里一动不动躺着呢!而在此时,看到这一切的崔芳,早已吓得目瞪口呆。虽说对这个缺了一根弦的少年略有所闻,但实在想不到他竟会对一个老者痛下狠手。随后又见龚祖春奔她而来,自然吓得步步后退。待龚祖春疾步走近她,拱手道“姑娘,你受惊了。只要有我在,这帮色狼怎么不了你!”崔芳愕然的瞪着双目看着他,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。接着见龚祖春,绕到她身后,指着往前走着的羊群,呵斥道“一群色匪那里逃,让爷教训一顿,看看以后还敢不敢欺负良家妇女!”说着,就来了个纵身一跃,跳到了羊群之中。霹雳啪嚓,稀里哗啦,又是一阵海揍。打的那个羊啊!横冲直撞的咩咩的乱叫,不一会儿,乱作成了一团麻。这时,附近的人家都闻声赶了来,只见王柱家的那个傻小子疯狂追着羊打着。尚在余悸中的崔芳,看见有人来,也算反应的快。指着躺在沟里老刘头,大声喊道“快打电话,先救刘大爷!”众人闻声后,齐刷刷的向她手指方向望去。我的妈呀!刘大爷怎么了!随即大家都跑了去,搀扶起了奄奄一息的老刘头。闻其何故?龚祖春用微弱的气力,指着正在“乱舞春秋”的龚祖春,有气无力的说道“那崽子…”话未说完,便昏厥过去。后来,崔芳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,给大家说了一遍。大家都为龚祖春的唐突唏嘘不已,还好万幸之中而后老刘头被救治回了一条命。而龚祖春被闻讯赶来的父亲,一个耳巴子抽回了现实。对自己闯下的弥天大祸,深陷自责之中,但又能怎么样呢?只能出钱救人,积极赔偿。如此以来,王家的那点家底也就被他愚昧的行为败个精光!   自后气的老父亲大病了一场,乡亲们也对龚祖春指指点点,自认为无颜再于家中立足。就怀揣着几百元,愤然的离家出走。与其说去外面打工,倒不如说是去圆梦。一年半载下来,游遍十几个城市,工作换了不计其数。钱自然没挣多少,但丰富的阅历让自己见长不少。最终,总算在深圳一家大型的电子厂落了脚。但耐他骨子里就是玩世不恭的浮夸子弟,无论怎么样总会出事的。   在厂中的半年有余,由于龚祖春仗义疏财,为人磊落自就成了一个小头头,死心塌地跟随龚祖春尚有几个人。几个家伙相商着,何不仿照古人来个义结金兰。果然此意已出,一拍即合。王强想着“有滴血为盟的,有断发结义的,我们何不来个“烟头烫臂为誓呢!”于是,用一副大哥的风范说道“古人那一套,我们就不来了。哥几个都是嗜烟如命之人,我们就来个烟头烫臂为誓怎么样?从而表明结为异姓兄弟之决心!”其余人听此,皆认为甚是!那表决过后,就是实施了。龚祖春做为大哥,当然要首当其冲。待吸过一根烟,只剩烟头时。他就咬紧牙关,狠狠的烫在了自己的左臂三角肌上,顿时疼得汗如雨下,但未发出一声哀叫。      

页: [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