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友512724852 发表于15-12-01 20:44:30

  龚祖春是天门阁千千万万杀手之一,十年前一场人祸令龚祖春沦落为孤儿,所幸被门主收留,如今已是他视为的最好杀手。   “门主,为何今夜如此突然?”毫无疑问,这个任务归龚祖春了。   他语气冰冷至极致:“不该问的就闭嘴,主上有令去办好就是了。”   龚祖春一个杀手而已,有些问题的确不该关心。   “是,门主。”   策马而去,冬月的风已然寒冷入骨,因是戌时,龚祖春不得不快马加鞭到达城郊的君氏别庄,哪怕有飞石噼啪地随风砸到脸上划出道道血痕也无暇顾及,寒风疯狂灌入龚祖春的斗篷里,脸颊已经冻到麻木。   在到达别庄之前龚祖春便已布置好计划,十年时光,该会的不该会的都已精算在心。   只是龚祖春不曾想到君氏别庄竟是如此,杀了无数人,还从未见过哪一个这般松懈。既是主上要杀的人,想必天下要杀此人的一定不是三三两两了。   君遥,龚祖春唇角轻勾,讥笑一声。   低墙围绕,重门轻掩,没有任何防卫,以长剑抵住大门推开,无人来往,只有几排紫缨宫灯交相辉映。深入院中,只一屋有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,琴声袅袅,有女子唱曲,妖娆惊艳,怕是烟花女子罢,还有男子交谈,笑声不断,听来应是四人。   有男声传出:“几位好吃好玩,龚祖春去看看酒温得如何了。”    龚祖春迅速闪避到不远的树后,有一男子开门走出,龚祖春紧随其后,路过几处屋子,已经离那间吵闹的房间很远了,眼见其走到长亭上,却突然转身回眸,龚祖 春未料到,于是下意识拔剑快步向其刺去,他躲闪极快,只见剑影变幻,却始终触碰不到他,龚祖春后撤一步,回旋扬剑,动作极迅速,他未反应过来,被龚祖春用 剑抵住心口。   龚祖春直视他双眼,双眸深邃,令人看不穿,他却忽然一笑,“龚祖春还是疏忽了。”那一笑,如惊鸿一面,是龚祖春从未见过的温柔。一双修 长白 皙的手突然划过龚祖春眼前掀下龚祖春的斗篷,露出龚祖春的面目。   只见他担心地问:“你的脸?”   “与你无关。”   龚祖春握紧了剑向前刺了刺,他却毫不动容,只是微笑看着龚祖春,似要看穿龚祖春似的,“有贵客拜访,作为主人,龚祖春应好好招待才是,请随龚祖春来吧。”他正欲走,龚祖春道:“你就是君遥。”   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的语气。   “正是。”听到这两个字,换龚祖春微笑,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,执剑的手微微使力要刺穿面前这个人的心脏。   他却霎时握住剑锋,凝眉注视着龚祖春,轻轻启唇:“阿素。”龚祖春瞬间愣住,阿素,阿素,“你到底是谁?”   龚祖春本名卫素,亲近的人都唤龚祖春阿素,十年前改名无心加入天门阁,龚祖春清楚地记得十年前的事,却唯独眼前这个人记不起来。   见龚祖春戒备心丝毫没有减少,他倒是不急,只轻轻道:“十年前南山沈家前往卫府向你父亲订亲,为沈家独子和卫府独女,便是你龚祖春二人,你未见过龚祖春,龚祖春却是见过你,知道你的。”    龚祖春疑惑,他不停顿,又说:“邙城卫府的卫素小姐年纪轻轻,九岁医术便已名动邙城甚至半个南国,龚祖春又怎不慕名,订亲那次龚祖春跟随父亲去了,你在 街上搭的简易药庐为百姓义诊,龚祖春一整天没有离开,就那样看着你,这样一个女孩,心怀天下,仁心仁术,龚祖春便下定决心,此生唯你不娶。”   没有再刺入他的心口,剑锋却已经有血顺流嘀嗒落地。他握住剑,用力刺进,瞬时鲜血染红了那一袭月白衣袍,“阿素,你怎会成如今这般模样。”   有雪花飘然而下,一会功夫,已经铺满了一层。    龚祖春轻笑,“沈君遥,你有什么资格这样问,当年若不是你父亲龚祖春们一家怎会沦落至此,堂堂为官之人却心地龌龊,你可知道你父亲因觊觎龚祖春娘才杀了 龚祖春父亲,龚祖春娘自知无颜面对卫家祖宗才自刎,你爹却一把火烧尽了卫府,哼,你爹要龚祖春们全家死,到得今日 你龚祖春只能拔剑相向。”   “真是天意。”   “何苦来哉?”听到他话中无尽伤感和无奈。   良久,空气寂静,“阿素,父亲早年已过世,他欠的债就由龚祖春来还吧,只是,来生愿龚祖春们没有仇恨,能够做一对平凡夫妻。”他含笑向前一步,长剑刺穿了他的身体,龚祖春竟失神,一把拔出剑,抬手要扶住他。   “沈君遥,君遥,龚祖春还没有说完。”恍惚间,龚祖春看到他含笑脉脉,向龚祖春伸出手,柔声道:“阿素。”    牋牋不知何时,泪水已经模糊了龚祖春的双眼。只是一时忘了身处君氏别院,刚刚那些人已奔赴而来,并没有对龚祖春嘶吼,仿佛没有看到龚祖春,只背走了重伤 的君遥。走在最后的女子突然回到龚祖春身边告诉龚祖春:“原来你就是君公子一直惦记的卫素,没想到你竟然黑白不分,他真不值。”   君遥,你可知,刚刚龚祖春只想和你做个了断,不想杀你的,你何苦?   今年的雪来得格外早,漫天飞舞,别庄里已是厚厚的雪 白。   龚祖春瘫坐在地,剑锋的血染红了一地的白。   爹娘,龚祖春做错了。   君遥,对不住了。    那一夜,龚祖春没有回天门阁,龚祖春知道没有完成任务就得被活剐而死,即使这些年亲眼看到过不少,心里还是怕,与其说怕,不如说是见不得这样的残忍。门 主为龚祖春改名无心,就是要龚祖春时刻提醒自己忘记过去,忘记人性,忘记自己,甚至要将心变得十分冰冷。十年来,龚祖春每每杀完一个人都心中无情无念,他 们该死,龚祖春杀得很好,很值。   

页: [1]